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美丽心情5

2021-02-03 08:06:01


王枫兴奋无比,少妇的阴唇比较丰厚,颜色浅褐,肉缝里的嫩肉暗红,汁水丰盛。他不想要带着套子,那美妇人也同意了,她说带着套子做起来好象隔了一层,觉得不尽兴。

王枫在她丰满的肉体里驰骋着,非常爽快,那美少妇熟练地配合着,娇喘尖叫着,两人疯狂地尝试着各种姿势,最后都累得瘫到在那张大床上。

疯狂之后,她娇媚地叫王枫抱着她去浴室,蹲下解手,王枫累得够戗,不愿意动,那美少妇却说:“你搞得人家也动不了啦,要不,我就在这方便了。”她横躺在床上,无限媚意地瞟了王枫一眼,王枫心里说:“真像狐狸精!”

他抱起她来到浴室,觉得她身子真的沉重。

“我说,你真够沉的,到底有多重啊?”

“小子,这是个秘密,以后别问女人的体重。”少妇吃吃地笑着。

王枫抱住她肥白的大屁股,抓住两瓣白花花的臀肉,腹部撑着她的腰。

“来吧!宝贝儿。”王枫撑开她的双腿。

“诶,等等,我看看。”王枫忽然说道。

少妇俏脸微微涨红,嗔道:“有什么好看的呀?”

“不行,我要看!”王枫坚持着。

“好啦好啦,我快憋不住了。”

王枫抱着她来到梳妆台,让她的屁股放在台上,双手从她的大腿后伸到前面,摸到她的两瓣阴唇,撑开了。

梳妆台上的镜子里,映照出他们两人来。只见美少妇白嫩的身子靠在王枫身上,张大着双腿,王枫双手撑开她的私处,在毛茸茸的浓黑阴毛中,露出她嫣红的肉缝里的嫩肉。

“好羞人呀!”她低低说了一声,她的脸红红的。王枫盯着镜子,看着她的私处,看到肉沟里蠕动的红嫩细肉中阴道口上方的小洞口微微张开。

只见一条水注从里面喷了出来,水珠高高地散开,持续了好久,最后一滴一滴地滑落到她的会阴处,她的身子一抖一抖的。

王枫看得是心潮澎湃,自己抱着美丽的少妇让她在眼前小解,她张开大腿,私处尽露,雪白的屁股靠在自己身上,这种情况真的刺激。他的阳具一下就竖直起来,贴顶在少妇软绵绵的圆臀上,从镜子中也能看得到。

少妇盯着镜子,脸颊通红,双眼水汪汪地咬着银牙。

王枫把她转过身子,放在梳妆台上,少妇的屁股一坐上梳妆台,贴着冷冷的大理石,她娇叫了声:“哎呀,好冰!”

王枫撑拉抬起她的双腿,她自觉地双手后撑,王枫就在她双腿间挺插了进去。

少妇哼哼唧唧地呻吟起来,屁股移动迎合王枫,镜子里她雪白光洁的后背,纤细的腰肢,浑圆的屁股扭动起伏着。没多久,她双手搂住王峰的脖颈,身子都要贴挂过来了。

王枫觉得这样动作起来太费劲了,喘着气,停了下来,“等等……”

美少妇此时正身子发烫,肉洞里骚痒无比,她闭目享受着,王枫一停,她感觉一下虚空,急忙问:“怎么啦?”

王枫从她的身子里退了出来,她臀部还在耸动着向前迎凑,扑了个空。

王枫抱着她下梳妆台,把她身子转过背对自己,少妇也明白了,赤裸着洁白的身子,她双手撑在梳妆台边上,长腿张开,向后翘起雪白的屁股,等着王枫来干她,嘴里娇声呼叫着,摇晃着圆臀:“好人,快点呀!”

王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阳具湿漉漉的沾着她肉洞里分泌出来的粘白淫液,条丝般的很多淫秽的液体分布在少妇白嫩臀肉间的两片肉缝边,他抓住她的两瓣臀肉分开,她的肉洞呈现通红的颜色,蠕动收缩,白色的淫液还流在肉洞口边上,王枫对着她湿淋淋的肉缝就捅插了进去,一进一出地快速地抽动起来。

镜子里少妇丰满的乳房前后摇晃,一头油亮的秀发散乱,一丝不挂雪白的肉体正被王枫从背后大力抽弄着。

她微微张着小嘴,“喔……喔……喔……”地娇叫,圆润的屁股耸动后凑,看着镜子中两人做爱的情形,神情娇媚极了。王枫兴奋地抽送,她的肉洞里骚热湿滑得很,那种“滋滋”的声音肉紧极了。

王枫在她丰满的娇躯身上才领略到少妇那种媚骚入骨的风情与疯狂激荡的激情。她的花样比他还多,叫王枫把她绑起来,大玩SM,王枫几乎都受不了,后来两人每次见面都做几次,每次弄完后,王枫的腰部都感觉有些酸。

王枫顺便和一起家教的女孩谈了回平淡的恋爱,毕竟暑假是沉闷寂寞和时间充裕的。暑假结束后,他们的恋情也宣告结束。

在一个秋雨寂静的午后,他认识了沈思,他没有想到一见钟情的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和沈思交往的过程中,虽然他看出沈思对自己非常迷恋,但他极力收住自己的情欲,重要的是他尊重沈思,所以并没有很快就和沈思发生关系。

在和沈思有了第一次后,他觉得少女的身体真的是青涩动人,那种青春的气息是少妇不能比拟的,肌肤的弹性与细滑也有不同的手感。他迷恋上了沈思的肉体,在她那白嫩光滑的肉体上驰骋冲刺,看着沈思在他胯下呻吟喘息,媚态撩人,他痛快不已,一心就扑在沈思身上,沉迷其中。

王枫甚至有时候带着沈思回到宿舍迫不及待地就做起来。而沈思也被他开导得豪放起来,各种姿势动作都和他尝试,来得起劲。沈思的肉体是越来越滋润丰满,充满了水滴滴的媚意。

王枫有时候在和沈思作爱的时候,爱观察她的阴部,看着沈思原来粉红色的阴道颜色在高潮后变得有些暗红,肉洞腔里鲜嫩的肉壁颤抖紧张地收缩,稠粘白色的爱液流出,他很有成就感,这都是他弄的。

而沈思的屁股越来越圆翘滑嫩,这使他经常爱从后面拨开她的屁股肉瓣插进去,边抽动边抚摩沈思白皙丰满滑腻柔嫩的臀肉。本来这个姿势有好多女子不是很喜欢,屁股翘高后,连肛门都被看到了,而且还有个较俗的称呼“狗爬式”,让她们感觉有些羞耻。

但沈思也极为喜欢这个姿势,她伏着身子,耸动着圆翘的雪臀拼命地往后顶凑,感受王枫粗壮火热的阳具从她屁股后面在自己的肉腔里进出抽动,“啪……

啪……啪……”撞击在她臀肉上发出的声音,有一种更刺激的激情,让她更为兴奋。每每这时候,她的高潮来临得更快,这使得她私下觉得自己骨子里是否有被虐的欲望。

在和沈思恋爱后,王枫还关照辛键,叫沈思把楚楚介绍给了辛键。楚楚也是个极其漂亮的姑娘,也许是和王枫相见晚了,又或许是他不喜欢楚楚这样类型的姑娘。但有一次他开玩笑对辛键说,如果他先认识楚楚,辛键就没有机会了。

四个人有时候经常聚在一起,听辛键弹弹琴唱唱歌或是喝酒什么的,过得很融洽。

在大一的时候,王枫与辛键曾经玩过互换女友的游戏,但对于沈思和楚楚,他从来没有对辛键提出过这个建议。

大三的时候,王枫就开始在外面租房子了,一来在学校里住人多不习惯,二来和沈思约会方便尽兴多了。他与沈思如胶似漆地依恋着,对别的女生都看不上眼了。其实在他和沈思正式交往之后,还是有女生喜欢他,一直不放弃,但王枫委婉地拒绝了,他的心思暂时还在沈思那儿。

直到大四第一学期爱原菜菜子的出现。
第十三章 沉迷
第二天起来后,沈思早已经离开,辛键发现床头留下一张纸条:“昨夜是场梦,我们都忘了吧!”

是沈思留下来的,她想必是早早起来,避免两个人相见尴尬就离开了。

辛键穿好衣服,叹了口气,看着有些凌乱的床铺,如果昨夜是场梦,真的是场靡丽的艳梦!沈思低低娇柔无力的呻吟声好象就在耳边响起。但两个人必须面对着很多东西,昨夜的事情看来还是当做是无法避免的情形下发生的一夜情吧,但他真的是这样认为吗?

辛键反锁了房门,坐电梯下楼,心里寻思着是回家还是打电话给沈思,他开着车,漫无目的地乱晃,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回家。

沈思早早就开着车来到郊外,让自己头脑清醒清醒。清晨的露水,使绿草地看起来苍茫一片,几簇紫色的牵牛花在晨风中摇曳,湖水如光滑的镜面般波纹不动,新鲜广大而祥和的气息。在大自然寂静悠然的怀抱中,沈思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

昨天因为心情低落,夜里和辛键疯狂后,心理上压抑的某些东西得到释放,但清晨起床后,沈思又觉得这种关系不能继续下去,毕竟楚楚是她的好朋友,毕竟是在国内,希望辛键也能够明白吧。但一想到昨夜的狂乱,她又有些情难自禁,想着和辛键那些令人心跳的交欢场面,沈思的脸都有些泛红了。

想到昨天辛键说的话,早就已经对不起楚楚了,是的,当年在大学时曾经也和辛键发生了一次关系,当时好象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昨天让辛键进屋,其实心里早就想着和他发生关系吧,为什么自己的防线那么地不牢,但昨夜所做的真的很畅快美好啊!自己骨子里是否是很淫荡的呢?

沈思呆呆地在湖边坐了很久。

辛键其实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关系。沈思在大学的时候,和王枫分手后,有一天跑到辛键宿舍里,喝了些酒,当时没有人在,冲动地和辛键发生了关系。不知道是为了报复王枫还是酒后迷糊,这件事情就她和辛键知道。过后两人见面一切如旧,象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尽管如此,但辛键心里还是忘不了,他也不知道沈思是怎么想的。所以事隔多年和沈思相遇再到昨天和她发生了关系,辛键觉得像梦境一样。

若说他对沈思一点感觉都没有绝对是假的。是的,做为妻子,楚楚很漂亮,肌肤白皙,身材苗条而又丰满,与他的感情也很好,但这也不能阻止他心里对沈思的爱慕之情,毕竟两个女性是完全不同的。辛键觉得这算是背叛了楚楚吗,难道他就不能对沈思产生感情?

但如果像沈思所说“昨夜是场梦,我们都忘了吧!”,他心里绝对不愿意,他想和沈思保持着一种更亲密的关系,但沈思会愿意吗?而且如果楚楚知道后,对她肯定造成伤害。

和沈思发生了一夜情,并不能代表什么事情啊!沈思昨天也是在情绪失落的时候才和他发生关系的吧?就像几年前大学一样。想到这一点,辛键有些气馁和怒意,难道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但沈思昨夜在床上的激情投入,又使得辛键神思激荡,那种激情不是假的啊!她那么地需要,和自己那么地默契交投,如果说她对自己一点感情也没有那是假的,两人的灵与欲当时是完全交融在一起的。

沈思会对自己产生感情吗?她应该不会,还是会?对于她,辛键毫无一丝把握,他能拥有和占有她吗?沈思在辛键心中是完美的谜样的女子。如果同时拥有楚楚和沈思,那该有多好。

如此这般地想着,辛键觉得头脑都乱了。不行,他觉得必须做出行动,不能放弃沈思。那么多年的梦想今日才隐隐接近,他怎么舍得放弃呢?


辛键打通了沈思的电话,但沈思并没有接听。“嘟……嘟……嘟……”的长响在手机里鸣叫着。

辛键拿着手机发呆了一会,又再打过去,沈思还是没有接听。想来沈思是不想听自己的电话了,她留下的纸条已经写明了,她真的那么干脆绝情?

沈思看着辛键的来电,她犹豫了片刻,终于没有接起,她不知道接听了辛键会怎么说,她想就这样算了吧。

下午辛键电话又打到了沈思的家里,没人在,他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以至公司的同事打来电话相约他晚上出去玩乐,辛键都没有什么心情,他婉拒了。

楚楚来电,询问了一些琐事,明显感觉辛键语气心不在焉,有些担心地问他有什么事,辛键推搪着说是睡得不好,没什么。

“你不会出去做了什么坏事吧,老公?”

“做了,帮个老太太过马路,算不算?”辛键强打起精神来。

“少贫了,要注意休息哦!”楚楚笑了。

“知道了,我还养精蓄锐等你回来呢。”

楚楚那边听了嘴里嗔骂辛键,但心头却是一阵甜蜜。

辛键打开了音响,随手拿了张唱片放进去,LOUISE ARMSTRONG(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Summer Time》缓缓响起:Summer time……and the living is easy Fishare jumpin’……andthecottonishighSohushlittlebaby……don’tyoucryOneofthesemornin’s……

yougonnariseupsingin’Yougonnaspreadyourlittlewings……

and you'll take to the sky don't……you cry Summer time……

Ahsaidit’ssummertime

阿姆斯特朗如此沙哑的吟唱、充满磁性的嗓音,哦,美好的夏日时光,平静祥和令人向往。

而这个夏天,他正陷入烦恼之中。爵士乐有时真的是疗治心灵之伤和打发时间的圣药,但此时辛键听着听着,心情还是平静不下来。

夜幕降临了,整个城市华灯已上。辛键有些坐立不安,他的思想还在进行激烈的斗争,始终在某处徘徊着,犹豫了很久,他还是决定驱车到沈思家看看。

远远地在楼下看到灯光亮着,沈思显然在家。

辛键在电梯盘算着该如何开口,反正就两种结局,他也就平稳了情绪。

辛键按了电铃,过了一会,听到沈思在里面问道:“谁呀?”

“是我!”

里面沉默了,好一会,沈思才开口:“我不会开门的,你回去吧。”

“沈思,我们谈谈,你不开门,今天我就不走了。”

“辛键,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辛键不答话,就站在那。

沈思想着如果辛键一直站在门口,给过往的人看到也不是办法。

她只好打开了门,辛键看着她,她穿着休闲宽松的便服,好象是刚刚洗过澡,披散垂直而下的头发还有些湿,脸色白里透红,散发着一股清香,辛键走了进来,随手把门关住。

两人一下都不说话。辛键也不坐下,沈思也不吭声。好久,辛键才说:“思思,我想向你说清楚一件事,昨天的事我是认真的。我不把它当作一场梦,我不会忘记的!”

沈思沉默着,不言语。

“思思,从大学时代起,我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我对你的感情是真挚的。”

沈思开口了:“辛键,你也明白,我们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你也知道,我们昨天只是一时的索取和需要,不必要承担什么责任。”

“不,我不是什么的一时需要,我是认真的。”

“那我们算什么关系,恋人?情人?别忘了,我们之间有楚楚!”

“我不管,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辛键无比坚持。

沈思原来低着头,这时抬起来看了看他:“我们都不是小孩了,辛键,别再固执了,好吗?我们已经做错事了,我不想见到楚楚时心中再有愧意。”

辛键忽然走向前,紧紧地抱住沈思,吻了下去。

沈思挣扎着,双手推拒着,嘴里叫着“你,不要……”但被辛键健壮的胳膊抱住,她挣扎不得,而辛键火热的嘴在求索中吻着她的嘴唇,她刚想呼口气,小嘴一张开,辛键的舌头就钻了进去,搅触着她的舌尖。

沈思双腿娇软无力,身子有些燥热,她不再挣扎,舌头开始触碰辛键的舌尖,相互搅弄起来。

辛键搂住沈思的双颊,热烈地吻着,但他发现了沈思的眼角有泪珠流出,他有些迟疑,停了下来:“对不起!”

他看着沈思美丽的酡红的挂着泪水的脸,几缕发丝长长地披散下来垂在脸颊,呼吸有些急促,衣服有些凌乱,胸口的领子已经掀开,可以看到她深深的一条乳沟,丰满白皙的酥胸剧烈地起伏着。

沈思也看着他,忽然掂起脚跟,抱住辛键的头,吻了上去。

辛键停顿了一下,回吻沈思。良久,他感到感到沈思身子的发热,也感到了自己的勃起,他抱起沈思往她住房里走去……

两人纠缠着倒在了床上,这次心情与昨夜不一样,两人的动作缓慢而温情。

沈思伏在辛键的身上,吻着他的胸膛和乳头,小手在他的阴毛中套弄着他的阳具,辛键一边抚摸着她圆润白嫩的雪臀,浓密细柔的阴毛丛和烫手湿润鼓胀的肉缝,一边闭目享受着沈思的手法。沈思最后翻骑在辛键的胯上,套坐上辛键坚硬的阳具,腰肢前后左右耸动轻扭,乳波摇晃,圆臀轻摆。

辛键握着沈思高耸饱满晃动的乳房,看着美丽的女神洁白的胴体起伏套落,爽畅极了。在沈思臀部起落的过程中,他双手绕抱着她两瓣细白滑腻的臀肉抛动,腰部往上挺动,配合着沈思的套坐。经过一阵令人狂乱的动作,沈思在剧烈的哆嗦后,伏瘫在辛键的身上。

辛键扶起她,让她仰躺在床上,撑开沈思的双腿,推到她胸前,阳具插进她湿润的肉洞里,轻柔有节奏地抽送起来,沈思的淫液汹涌四溢,肉洞里泥泞湿滑,两人的交欢处一片粘白湿漉漉的液体。

动作尽管缓慢,但辛键每次都深深地插到沈思阴道的深处,时而又停顿下来一会,弄得沈思骚痒无比,她挺动摇晃着臀部往上顶磨,希望辛键快点抽动,肉洞深处被辛键火烫的阳具猛烈地插入,又觉得魂飞魄散。她觉得辛键的技巧真的不赖,让她心跳加速,心醉神迷。

在辛键的冲刺下,沈思已经是香汗淋漓,娇喘着气,在辛键有张有弛地抽送中又冲向了高潮。

两人激情的欢爱过后,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床头的灯亮着。沈思娇慵地搂着辛键,枕着他的臂膀。

“我们又犯错了,楚楚不会原谅我的,你说,我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吗?”

辛键的手摸着她光洁微湿细汗的后背:“你没有错,如果说犯错,那错的是我,思思,你知道我爱慕你那么多年了吗?”

“不,”沈思捂住辛键的嘴唇,不让他说下去。“错在我,你愿意和我一起错下去吗?”

“思思,你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辛键凝视着她。

沈思看着辛键,紧紧地抱住他。她心里也不知道,对辛键是爱欲多些,还是真的产生了感情。但她知道,和辛键的关系真的与以前不一样了,她真的要沉迷在与辛键的爱欲之中了。而她也感到辛键对她的火热情欲,这其中欲望也许多些,但不可否认,辛键是爱慕她的,这份感情是真挚而热烈的。至于楚楚那方面,就当作没有这回事吧,以后的事谁又能有详尽的对策与安排呢?

“你说,大学时就对我念念不忘,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你在我心里永远占据着一个位置。”

“为什么?”

“难道感情的发生需要什么理由吗?”

“真俗!”

……

相拥着躺在床上,两人窃窃私语地瞎聊着,似乎很有默契,两人绝口不提楚楚。
第十四章 北海道的樱花
新的学期开始了,王枫与辛键、楚楚他们已经是大四的学生了。在辛键的极力引诱下,他和楚楚的关系也已经有了质的飞跃,终于和楚楚发生了关系,楚楚从少女变成女人后,脾气好象也改了不少。

王枫突然之间老是泡在图书馆,他迷恋上了日本的文学。从《源氏物语》看到《砂女》,再看到《遇上100%的女孩》,从夏目漱石到大江健三郎乃至村上春树,他都通通看了一遍,还包括日本的人文风俗等等书籍,他都借阅。

辛键觉得奇怪,问他你该不会是为论文准备吧,还早着呢,而且王枫也不是文科类的,王枫笑而不答。

直到有一天辛键发现王枫与另一个女孩走在一起,形态亲密。看那女孩的气质与容貌,和校园里看到的女生有些不一样,很温柔秀气的那种感觉。

辛键找到王枫问他,王枫随口说:“哪个,哦,那天那个,你说的是她呀,菜菜子,是个日本女孩,她跟我学中文呢。”

王枫是在图书馆认识到爱原菜菜子的,她正在书架后找一本资料,不小心碰到了王枫。她连忙弯腰道歉,在坐下来后,王枫就来到她身边,两人看完书,走出图书馆就交谈熟悉上了。

爱原菜菜子的中文说得不太好,是从日本北海道过来留学的。她对中国的文化极感兴趣,在家乡时已经学过一会中文。她告诉王枫现在听课还是有些吃力,王枫便开玩笑自告奋勇教她中文。菜菜子很高兴,问道:“真的?太好啦!”她正想找一个这样的老师。

她问王枫价钱,王枫本来是开开玩笑的,但见她如此认真,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说:“这样吧,你教我日文,我教你中文,大家扯平。”

菜菜子不了解扯平的意思,问他何解,王枫解释了一通,想用英文解释,但他的英语水平又词不达意,好容易才解释清楚了,爱原菜菜子很是高兴,就答应了,和王枫约好了每周上课的时间,到菜菜子租住的公寓楼开课。当天晚上,她要请王枫吃顿饭,王枫推辞不过,就答应了。

王枫觉得和一个异国的女孩交流,虽然讲起话来语调有些怪异,听起来有些费劲,但很有意思。

爱原菜菜子长得像极了《情书》中的中山美穗,留着一头简短俏丽的头发,肌肤雪白,容貌楚楚秀美斯文。

王枫为了和菜菜子交流,他就跑到图书馆借了大量的日本书籍看了一遍,对日本列岛做个大概的了解。

王枫经常窜到留学生公寓菜菜子的房间,她和另外一个日本女孩同住,那是个典型的日本人,叫中岛丽,有些罗圈腿,个子小巧,看起来得很可爱。

菜菜子的房间里两个卧房,一个卫生间,一个浴室,一个客厅,王枫夸奖说道:“条件真好啊!”


菜菜子问何意。王枫向她解释说他们宿舍是7个人合住在一起,浴室是公共的大澡堂等等,条件和她们留学生根本无法比较,所以他才出去租房自己住了。

菜菜子的卧房里,简单洁净,床头摆放着一张自己在樱花树下的相片,浅笑俏立,背景后的樱花落瑛缤纷,开得灿烂无比,她介绍说是在家乡的公园里拍的。

还有一张披头士的照片,王枫问她:“你喜欢他们吗?”

“是的,很喜欢,王君也听吗?”菜菜子告诉王枫,在日本,有一家酒吧就专门播放披头士的歌曲,去那里坐的人都是披头士迷。

王枫说他有一位朋友,弹吉他很棒,也喜欢披头士,常常弹唱他们的歌曲,所以他自己才知道,披头士的歌曲他只记得有一首Blackbird和Yesterday,改天可以介绍那位朋友和菜菜子认识,他说的是辛键。

“噢,是吗,Blackbird是很动听。”菜菜子随口哼了起来,“Blackbirdfly,intothelightofadarkblacknight。”王枫听了好象感觉到黑鸟在黑暗中振翅飞翔发出的扑棱棱的声响,真是一首奇妙的歌曲,他想着。

沈思有时候在王枫租的房子里留下过夜,看到他经常晚上跑出去,很晚才回来,觉得奇怪,就问他怎么那么忙,王枫告诉她在为一个朋友上中文课。

“谁呀?让你这么热心。”沈思坐在床上,抱着王枫的肩膀,王枫此时手里拿着本《论语》,正在桌旁看书。

“是个日本朋友。”

“日本人?你什么时候认识的,也不见你说呀?男的女的?”

“女的。”王枫头也不回。

“女的?怪不得你这么热心,漂亮吗?”

“哎,我说你怎么这么烦,问个没完?”

“好呀,王枫,背着我和日本女人约会,快从实招来!”沈思不依不饶,缠着王枫。

“是呀,我在和她约会呢,思思,你让我看完这里好不好?”王枫终于回过头去,看着沈思。

沈思穿着件绿色的小背心,手臂洁白修长,光滑细嫩,灯光下可以看见细细的茸毛,胸前双峰白嫩嫩地鼓腾涨涨的,两个乳头都映凸起两点在背心上。

“不行!你要老实向党组织交代清楚。”沈思翘着小嘴。

“好了好了,改天我介绍给你认识,放心了吧!”王枫握住她的手。

“那……先陪我说会话。”

“哎,好!”王枫长长地拖了口气,爬到床上,把灯拉了,“陪你说会儿话……”

“哎呀,不要啦,我只叫你说会儿话嘛。”沈思娇笑着,推打着王枫伸向她胸部的手。

“唔……唔……”但嘴巴即刻被王枫吻住,说不出话来,两人在床上挣扎着滚到一块。

过了好久,沈思终于呼出口气:“你还没告诉我她漂亮吗?”

王枫这时已经无心回答她的话了,床铺“吱吱”地摇动了起来,伴随着沈思“咿咿唔唔”的呻吟声。

王枫继续着与菜菜子的课程,虽然他玩世不恭,但还是尽心尽责地教菜菜子,讲起课来通俗易懂,加上他本来古文的底子挺好,所以菜菜子也进步很快。

他自己的日语也学了些简单的对话,王枫觉得日语的片假名发音很有意思,他还特地跑去买了教学磁带跟着学。

由于他对日本的历史下了一番工夫,所以在课余时间与菜菜子闲聊时谈到日本风土人情还是煞有其事,这也让菜菜子感到佩服。

“王君,你对日本的了解很好!”菜菜子由衷地夸他。

“是吗?谢谢!不过你应该说你对日本很了解。”王枫笑了。

“哦,是吗?”菜菜子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我更想了解的是你!”王枫开着玩笑。

菜菜子听了神情有些踌躇,她看了看王枫,说道:“对不起,王君,其实我有交往的人的。”

王枫笑了:“我不介意的,你考虑考虑。”

菜菜子的男朋友目前在东京,是个上班族,对于菜菜子来中国求学,他是不乐意和放心的,况且菜菜子年轻漂亮,但他也阻止不了菜菜子的决心。

王枫问她:“你男朋友在日本,难道你不担心他交上别的女孩。”

菜菜子说道:“就算是我在东京,他也是有可能交别的女孩的啊!”

王枫对着漂亮的异国女孩,他有时候也在想,脱下衣服后,她和中国女孩的身子有什么不一样呢?她的那里结构如何,和她们作爱的话,感觉应该是不同一般的吧?况且日本女孩对性方面开朗得多,王枫觉得自己应该跃跃欲试。由一开始和菜菜子接触没有什么动机,到了这时候,王枫心里泛活了。

深秋到了,这座北方的城市,满街高大的树木都披上金黄的叶子,像一个个伞盖,校道上开始洒下落叶,天空好象越来越高远而去。晚上天气就开始有些转凉,是该穿毛衣的季节了。

王枫还是没有特意介绍菜菜子给沈思认识。只是有一次在校道上遇见了,王枫就相互简单介绍了一下说是朋友。沈思正在考虑考研的事情,她就此事和王枫商量,沈思系里是有推荐指标的,但所推荐的学校沈思不太愿意去,她想考上自己想去的学校。

王枫对此事没什么看法,他告诉沈思她想考的话就去考吧。沈思听了这话,心里不是很高兴,她要的是王枫明确的表态,在和楚楚闲聊的时候,她告诉了楚楚,楚楚转过来告诉了辛键。辛键发表意见说道:“王枫不是表示支持沈思考研了吗,还要他怎么说?”

楚楚应道:“沈思要的不是这样的回答。”

辛键觉得奇怪了:“那还要他怎样?”

楚楚说:“呀,和你也说不清楚,沈思是,对了,如果是我就这事问你,你怎么回答?”

辛键道:“就这样啊,你想考就去考呗!”

楚楚说道:“我就知道你也是这样,和王枫一路货色。”

辛键只好低声下气:“亲爱的,好了,那你教教我吧!”

楚楚好象在思考别的问题,楞了一会:“哦,要我教你说,那就没有意义了。”

“是啊,是啊,那我去教王枫说总行了吧。”

“你们呀,都不了解女孩子的心事!”楚楚捏了一下辛键的大腿。

“你们不说,我们怎么知道。”辛键心里嘀咕着,但没有说出来。

王枫和菜菜子交情越来越熟络,讨论的问题也向深入发展。凭心而言,菜菜子真的有些喜欢上这个高大帅气的老师了。楚楚有时候也看到王枫与菜菜子在校园里,形态亲密的样子,她告诉了沈思,但沈思说这没什么,她早就知道了,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在那个深夜,王枫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菜菜子和他吃完了夜宵,菜菜子穿着一条灰色裙子,上身披着浅绿的大方格子的大衣,腰间缠着一褐色的围巾。深秋的夜晚充满了凉意,但火锅和酒吃下去之后,两人暖洋洋的。

王枫送菜菜子回宿舍,踏着清净的校道,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身边树影婆娑,只听见两人走路发出的清脆的脚步声。

在路上,王枫趁着酒意,说:“菜菜子,我们去开旅馆吧!”

菜菜子听了笑嘻嘻的,她拉着王枫的胳膊说好呀,但走了几步,她告诉王枫中岛丽今天不在。菜菜子的舍友中岛丽的男朋友也在中国留学,她有时候就跑去找男友了。

王枫与菜菜子就上了宿舍,把门一关,两人对望,一下就互相搂住。

酒意透上来,菜菜子的脸儿红彤彤的,她抱着王枫,火热的舌头就往王枫嘴里钻进去。王枫捧着她的脸,边与她热吻边抚摩她软软的耳朵,柔柔的,冰凉凉的。

转动着进入菜菜子的房间,王枫把灯拉开,菜菜子的衣服已经脱下了,只剩下乳罩和丁字内裤。

灯光之下,她的肌肤更显得娇白细嫩。

王枫大口地喘了一口气,眼前的的日本美女令他看得神魂颠倒,菜菜子的肌肤真是的白嫩啊,身材丰满而富有弹性,白色的乳罩下包里着一对挺拔高耸的乳房,腰肢纤巧,她的大腿苗条而丰润鲜嫩,紧窄的丁字内裤把她饱满的三角形状的私处凸显了出来,她看着王枫,神情竟有些羞涩。

王枫上前抱着菜菜子,把她抱起来轻轻放倒在床上,将头埋在菜菜子深深的乳沟里,嗅吸着她发出的诱人体香。

菜菜子抱着王枫的头,手指伸到他浓密的头发里抚摩着。

王枫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伸进了她的乳罩后面,把乳罩褪下,菜菜子的乳房弹着跳了出来,雪白饱满,形状美好,宛如碗状,两粒乳头傲然挺立,乳头看起来很小很嫩,还是粉红的。

王枫握住菜菜子娇嫩的乳房,满手的又软又涨,弹性十足,他轻轻地摸揉起来,压下去又弹起来。他用舌头挑动着她的乳头,鲜嫩的乳头变得湿淋淋。

菜菜子的脸蛋更加红润了,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王枫手心抚摩乳房上传来的热量,使得她浑身发烫。

“噢……唔……”菜菜子呻吟了。

王枫感到他手里抚摩的菜菜子的的乳头慢慢变硬,另一颗乳头同样也被他搓揉得勃起挺立起来。菜菜子全身酥麻得微微颤抖。

菜菜子一双白嫩丰满的大腿曲张在床上,王枫伸手到了她的臀部后,慢慢地褪掉她的丁字内裤,菜菜子配合地抬高臀部。王枫把她的丁字内裤丢到一边去,俯下身子,菜菜子的阴户尽情地显露在他的眼前。

她的阴户丰满肥腴,饱满地鼓起,细细柔柔的漆黑毛丛茂密地覆盖其上,一条狭长的肉缝微微闭合着。

王枫的手摸向了菜菜子的双腿之间,手心感受着她的细长的阴毛。菜菜子娇躯颤了一下。

感觉到她肉缝里热乎乎的,王枫抚摩着两瓣花瓣似的大阴唇,轻轻揉搓了一阵子,已经有些湿润了。他拨开她的两瓣阴唇,露出她湿润的阴道口,里面的嫩肉红嫩嫩的,肉洞口微微蠕动收缩,看得见里面的肉腔和粘白的液体。

王枫用手指一摸,湿滑溜溜的,菜菜子闭着眼睛在不停地扭动腰肢,丰满白嫩的大腿也在不住地抖动。她抓住王枫的头发用力扯着,嘴里哼哼不停。

王枫的下体此时候已经硬得发涨了!菜菜子的小手这时偏偏滑到了他的阳具上。她一下握住王枫的阳物,嘴里“哦”地发出一声,够大又火热硬挺得很。菜菜子撑着坐了起来,她把王枫推倒在床上,在王枫的胯下,伏下身子,双手上下套动着王枫的阳具。她娇媚地看了王枫一眼:“王君,你的这里好大!”说着,她张开小嘴,含住了王枫直挺的阳具。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15306-0215:51婚外的高潮
点击:2806-1315:38跟小表妹’上’一课
点击:3006-1315:48红杏被迫出墙
点击:3906-1115:52女友小美「触手游戏」
点击:4906-1115:53从少女变娼妇
点击:9806-0816:03美女醫生,她的巨乳護士妹妹在偷窺
点击:7306-1115: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
点击:4106-1315:57俄罗斯女孩真好
点击:27304-1516:02妻子献给了行长
点击:10206-0816:00前妻的女同事
点击:19405-2217:54上我的小姨子
点击:6406-1115:54我,妻子,和儿女
点击:5206-1115:57漂亮的银行女秘书
点击:2906-1315:51春药香皂
点击:8306-0815:49琳的3P之旅
点击:15405-3116:17四女侍一男
点击:12706-0514:25女舞蹈教师
点击:3806-1315:41拜年却变了来上床
点击:12406-0514:32婶婶激爱的阴道
点击:4806-1115:51疯狂极品车模
点击:5206-1115:55房东大嫂的的快乐生活交流
点击:6906-1115:53两个女友换着玩
点击:3806-1315:51女友上游泳课时
点击:51503-1810:07女友的妈妈夹得好紧
点击:3406-1315:39新婚夜前,给老爸夺了处女
点击:6206-1115:58漂亮的银行三個女人
点击:19905-1619:41在电梯里猛操淫荡的
点击:22705-1917:31女友在夜店被別人抠到高潮
点击:14406-0514:32老婆被醉奸
点击:41304-0511:42边和男友视频,边骑在我胯上
点击:6606-0815:58美女警花
点击:3106-1315:53疯狂在别离的日子
点击:3306-1315:56四十四位妙龄美女
点击:10406-0815:57妈妈和三个姐妹
点击:2906-1315:52保险业务员
点击:2706-1315:48靓女租客, 极度诱惑包租阿叔
点击:8706-0816:02被輪暴的瑤瑤
点击:19105-1315:23妹妹的淫荡同学
点击:8706-0816:02暴露女友雯雯 网吧暴露
点击:12406-0215:43嫁给俩老公的快乐生活
点击:13206-0514:27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
点击:3406-1115:57清纯的美容师
点击:6606-1115:47两个淫秽小护士
点击:6606-1115:59女同事请到家里来
点击:4206-1315:57排卵期强迫怀孕之旅行
点击:7506-1115:56一时性冲动,找了男按摩师
点击:5906-1115: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
点击:4106-1115:47和旧情人婚礼上的偶遇
点击:25105-1619:46被工友幹成淫娃
点击:2706-1115:56理智和欲望的抉择
点击:30205-0401:25公司里的公共厕所
点击:3606-1315:49寄宿在老师家
点击:14305-2515:06女奴是我的研究生导师
点击:9906-0815: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
点击:5006-1115:50列车上的奇遇
点击:3306-1315:54火车奇遇研究生
点击:17305-2813:36吃了春藥的女友擋不住了
点击:2406-1315:39姐的雨夜一夜情
点击:3306-1315:44魔鬼身材的小嫂
点击:3306-1315:50乡下小店小姑娘的绝活
TOP反馈